酱汁烧鱼

文手 词作 艺术生
欢迎约稿!微博@酱汁烧鱼

不朽

不朽
文/HR

#所在地江苏高考作文不朽
#作者手残系列 作者语死早系列
------
CP可以说是瓶邪,但作者一直不擅长写感情
背景沙漠 基本资料来源百度百科其余都是我瞎掰
手机短打千字
作者比高三差了三年写出来的不堪入目
作者作文零分
lo上没多少人认识我就不去贴吧现丑了
作者话痨
------

——不朽是永恒,永恒却在须臾间不朽。

1
广袤的沙漠,死寂的沙海。

沙子平铺在地上,在和天的交界处形成锯齿一样的沙丘。风卷起沙砾,不断地上升落下,上升又落下,随着风涌动成一层层的沙纹。好像是T病毒肆虐过后一般,满目疮痍。整片整片,除了黄色还是黄色。这里似乎脱离了自然的掌控,时间在这里停滞。

吴邪静静地躺在沙漠上,他不急着走。身上的伤口细细的布满,疼痛密集地一刻不停刺激着大脑。小腹上血渗出了绷带,摸起来黏糊糊的。

吴邪呼出一口长气,活动了一下。右膝盖似是脱臼了。他双手撑了起来,摸了摸,倏得一用力,咔嚓一下就掰了回去。经历了这么多,脱臼也算是常事,只是这次莫名奇妙地被一帮张家人扔下了军用路虎昏迷了很久,即使掰回来膝盖也肿胀的厉害。

他站了起来,微微有些不稳,拍了拍屁股上的沙子,捡起背包检查装备。"呵,还算有点良心。"

吴邪渴得厉害,嘴唇上的皮都翘了起来,可他不知道要在沙漠里呆上多久,背包里的几瓶水也得省着来。他带开盖子对着杯沿抿了几口。实质上他根本就没喝水,只是润了润唇。刚才那句话让吴邪明白自己声带摩擦的有多厉害,他必须减少说话的次数。

沙漠的太阳毒辣得狠,单单只是在阳光下走上几分钟就足以让人晕眩。吴邪走在沙丘的背后,这里太阳并不直射,温度却也不低。他根本不知道往哪里走,只是凭着原先的记忆和身为吴小佛爷的直觉走着。他不仅要注意自己的身体不能让它垮了,也要防范沙漠里的蝎子啊蛇啊什么的。吴邪其实不怕这些,自己称得上是蛇的好战友,顶多这里的蛇不熟添几条伤口罢了。

他看着这茫茫的沙海,心中不自觉的恐惧。

吴邪这些年吸食费洛蒙承载了千年的记忆,每一段新的记忆都让他更加敬畏自然和生命。道上的一些祖辈曾经说:"下斗在刚开始拼的是装备是人员,到后面看得就是运气。而运气则建立在你对自然的敬畏。"中国上下五千年,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东西太多了,像是这茫茫沙漠的形成。而这个沙漠底下,又不知埋葬这多少多少未寒的尸骨。

吴邪这次的行程完全就是依赖自然。他甚至不知道现在的时间和具体方位。没有目标的行走是可怕的。他只能将自己的生命转交自然,让它来决定。

所谓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

2
长时间太阳的照射让吴邪眼前发黑,画面像是撕碎了一般凌乱的铺撒。走路软绵绵的,像是马上就要倒下。

水分蒸发的很快,汗水将衣服紧紧的黏在身上。吴邪越走越慢,到最后不得不停了下来。

在沙漠中,人就像是一粒沙子,不知道是静止在众多沙粒中,还是随风飞向远方。在行走中,人们逐渐被绝望侵袭,被绝望吞噬,最后无路可逃。在这里,寸草不生,再强大的生物也不得不向自然屈服。随处可见的动物的白骨湮没在芸芸之中,被岁月侵蚀,然后又被孕育。

吴邪很累,全身的器官都在叫嚣着休息。他从没觉得自己如此接近死亡。据说人在死之前都会回顾一生,吴邪感觉自己站在杭州的最高楼上,看着刚刚毕业的自己从校门口出来,看着自己在铺子里训斥王盟,看着自己和张起灵、胖子下斗,看着自己众人在张家古楼,看着自己一个人走向长白山......吴邪只觉得往昔愈加清晰,甚至可以看见当时的神色。他突然觉得原先的一切自杀行为都是及其愚蠢的。

生命如此美好,我却如此废掉,这样不好,不好。

沙漠之中,支撑自己的是什么他也不知道,只是生命内心的倔强作祟。

快要疯掉,不要疯掉。快要崩溃,不要崩溃。

3

夜幕降临,一抹惨红的弯月高悬在天边,漠然地注视着这片荒凉之地,带着几分冷然和压抑,西风呼啸,让整个沙漠充斥了一股萧杀之气。

吴邪慢慢走着,有的时候他都觉得脖子上一凉,死神的镰刀已经架在,就等着最后的审判。

他突然有些希望张起灵能来,来见见他最后的样子,就算只是一句冷冷的"你不该来"。吴邪许久没见他了,脑中的他已经看不清面庞,只剩一双北极星般耀眼的眸子在喧闹。

"自己也算是死在了一个张起灵到不了的地方了。"吴邪这么想着,慢慢闭上眼。

他看不到,远远得天际,走来一个人。戴着帽子,背着背包,拿着一把古刀,迎着月光,慢慢地走来。

走进被自然遗忘的这里,走进时间凝滞的这里。

在他停下的瞬间,一切凝滞似乎都流畅了。

4
"呵,败给你了。"


Fin.

评论

热度(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