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汁烧鱼

文手 词作 艺术生
欢迎约稿!微博@酱汁烧鱼

桂花糖藕


*0817贺文
*微博id@酥完队长酥冬日酥完冬日酥队长
求互fo!




桂花糖藕

吴邪喜欢吃甜的不是一天两天。长于江南,自然生性带着一股软软糯糯的公子气息。若不是被阴谋计划缠住,吴邪就是个有钱有颜有背景的高富帅,身后不知道多少人想跟他扯上点关系。

他是不达目的不罢休的人。在想破脑袋毁终极的计划上如此,在吃的上也是如此。

吴邪和张起灵住在距杭州市区很远的楼里。这是吴邪自己的房产,就是留着用来养老的。房子里只有他和小哥两个人。

吴邪今天想吃糖藕,楼下熟食店就有得卖。甜腻腻的糖浆和桂花看着就很有食欲。

那家店的老板娘从不心疼糖钱,糖浆都是大把大把得挂。也只有吴邪这种嗅觉味觉微弱的人才收得了这甜得齁嗓子的味儿。





张起灵是从解雨花那听来的。吴邪这几天身体一天不一天,胃病严重,嗓子也不再有二十出头那会儿的温润,味觉失灵,肺因为抽烟搞坏了。不过好在张起灵已经用棒棒糖代替了烟。不过正因为如此,吴邪一天能吃上三五根。而张起灵也很清楚的知道,忌食甜食辛辣物,易食清淡。

他今天走上醒来时就看到吴邪穿好了衣服出门。以往都是他们一起出去买菜,这一次肯定有猫腻。

更何况,自己逼着吴邪绝糖已经很久了。




吴邪一大早就偷偷摸摸地跑下楼去买刚出锅的糖藕。

老板娘是个四十出头的女人,正窝在摇椅里睡觉,呼噜声震得停在她笔尖上的蚊子都飞了起来。

“来半盒糖藕。”

“来了来了来了!”老板娘虽然在睡觉,却从没放过一个赚钱的机会。

“还在这吃哇,我给你舀一碗绿豆汤。”

四四方方的透明盒子不好藏,不像烟往兜里一揣就行,张起灵不让自己吃,为此还冷战过,现买现吃最安全。

“今儿怎么买少了啊?”老板娘很清楚的记着这个不算年轻的小伙子当初空口能吃下一大盒子的糖藕。曾让她担心会不会吃出糖尿病。

“多吃甜的对身体不好。”其实是怕一回家嘴里那股甜腻腻的味道就飘了上来。偏偏小满哥也随主人,闻到甜味儿就一个劲的上来蹭。小哥不瞎,智商还高。



插入钥匙之后,吴邪下意识地用舌头在嘴里绕了一圈,确定没有糖味儿后才敢转动钥匙。

一进门,吴邪了一会儿。“Yes小满哥没有扑上来。”

他内心激动,表面却故作轻松。将最后打包带走的几片糖藕藏在了空花瓶里,故意将钥匙甩的叮当响,不知道在炫耀些什么。


他看到小哥抱着小满哥从沙发上起来,接过手里的菜去洗。

很好,没有发现。

吴邪不禁佩服自己的伪装技术。

见过藏吃的的兔子吗。

最危险的地方最安全,老子放在门口看你来搜。

你敢出厨房今儿我就不让你上床睡。


吴邪挥挥手,让小满哥跑到房间去玩。狗鼻子很灵,他不希望前功尽弃。




吴邪来到厨房,看到小哥围着围裙在菜板前切菜,熟练操作着菜刀。他想起一开始小哥用小黑金切菜的模样,硬是毁了好几块菜板。

“今儿小爷要下厨给你做西湖醋鱼。”因为偷吃糖藕而心满意足的吴邪心情大好,十指不沾阳春水的他也决定烧菜了。

从冰箱中拿出香葱,切成碎末。

小哥从身后抱住他,结结实实的一个Back Hug。碎发在颈窝处蹭了蹭,扭头就对着吴邪的嘴巴去啃。

暧昧之致。

一开始只是唇瓣的触碰,然而小哥熟练的吻技却让吴邪不自觉张开了嘴。

“Oh *uck!”吴邪心里默念到,小心翼翼地回应小哥舌头的挑逗。

他在嘴里绕着贝齿一圈便退了出去,退回料理台前切菜。剩下吴邪在后头忐忑。

他不知道小哥尝出来了没有,没有漱口,那甜腻腻的糖浆可能还残存在齿缝。

吴邪放慢脚步,装作什么都没发生一样,走到门口,背着身子,眼睛对着厨房,手去花瓶里掏。

“操,连狗都向着张起灵。”

他失落的瘫在沙发上,听到房间里的小满哥砸吧着嘴。

看老子怎么收拾你。




“吴邪,去刷牙,牙齿里有桂花。”

立马跑到厕所镜子前,果不其然看到一小瓣的桂花。

操亲我的时候怎么不知道拿出来妈的,不嫌恶心啊。


“吴邪,今天的棒棒糖我没收了。小哥的嘴角浮出淡淡的笑意,听到厕所的咒骂声弧度更是加深。

“晚上让你吃个够。”





-------
后:今天午饭吃了糖藕,正巧遇上0817,甜甜的日子希望以后都甜甜的过。






评论

热度(22)

  1. 吴邪我男神酱汁烧鱼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