酱汁烧鱼

文手 词作 艺术生
欢迎约稿!微博@酱汁烧鱼

想cp了

和cp的一些事
文/大雨
前几天军训 中午的时候和舍友讲自己曾经被人传的cp 他们都是男女cp 只有我是和基友传cp 舍友觉得很没意思 但我听着听着就想我的cp了

和cp是初中同学 其实幼儿园就是隔壁班 不过那会年纪还太小 并不认识对方 说来也是阴差阳错吧

我和cp混的圈交集挺多 互相交好也是迟早的事 我因为她改变了很多 他也迁就了我很多

我们真正吵过两次 第一次是因为我在别人面前开玩笑说不要她了 那会我们关系还没有到铜墙铁壁 她很怕丢了我这个知己 我也怕 我们都是不会言语善于冷战的 最后我妥协 给他刷屏暖心

第二次是一场大吵 在今年七月初 也就是中考完后的暑假 那会我心情不太好 他也不怎么样心里有很多事憋着慌 我对他的消息冷淡 他发很多话我可能只回一句 cp觉得他做错了什么让我生气 我觉得我自己错了什么 就这样谁也不说冷战了一个星期 那段时间没有作业心里很敏感 半夜听听歌会哭 我怕是我自己自作多情 后来 是我们班的一个汉子找我们聊 他和我们的关系都不错 半夜两三点钟 终于坦白 现在想想恐怕是太看重对方而导致的小心翼翼 再加上毕业季 三年压抑了太多得爆发

至此后 我们关系更好了 虽然不再用情头 互相更加嫌弃却也明白是不会抛弃对方的
暑假两个月 我们几乎每天晚上都要用qq电话彻夜聊天 最晚的一次从十点到次日的五点 不知道聊的什么 却是最快乐的时光

说说和cp之间暖心的事吧
我体育不好 所有项目几乎都是倒数 八百米万年倒数第二 cp呢虽然说不上第一 却也是运动会第一批被老师选上场的人
有一次跑八百米 我在跑前说谁能陪我一起倒数啊 cp说她陪 很多人都应该知道吧 那些说好陪你跑八百的最后都会抛弃你 我也以为他是说着玩玩的 结果他真的陪我跑了倒数 跑完我喘得要死他在边上嘲笑我 那会我还没有觉得什么 后来我们上了不同的高中 我在高中第一次跑八百 虽然说好一起 我也知道最后会被抛弃 让我心酸的是 cp知道后对我说【说好一起跑就真的再也没有一个我陪你四分零八】那一瞬间真的快哭出来

说到体育 我曾经因为练习体育中考项目实心球脱臼两次 第二次的时候 她正在老师那边考试 我练习的时候看她然后一不小心没站稳就又摔了 摔得时候眼前一黑 睁开就看到一帮人围过来 她蹲在我的脚边 我想我大概是脸色苍白的吧 那会因为有经验而冷静了很多 但听到她说的那一句【大雨】 整个人都崩溃了 好久只是对着她说了一句话 【疼 真的疼】 她很生气 却紧紧握着我的手
我被男老师抬到医务室的床上 涂药绑纱布 因为冬天穿的很多 穿鞋不方便 一只脚堪堪找地的时候看见她风风火火的冲进来 什么话都不说 帮我提好裤子蹲下来帮我穿鞋 就像小孩子一样帮我系好鞋带然后扶我上楼
那会在中午 她没去吃饭 一直陪着我 很多人来看我安慰我 只有她一直陪着 甚至帮忙驱赶周围不知道情况在打闹的男生 我摸摸她的头 就像她原来嘲笑我矮一样 她说【你也就现在能放肆了 看你好了我怎么收拾你】
教室在四楼 下楼很不方便 她一路执意要背我 我知道就算她比我高比我壮 但背一个膝盖受伤的我是不可能的 虽然我拒绝 但是那会看到她弯下身催我趴上去的时候真的很想哭 他一直送我到我爸妈的车上才回教室上课 后来我听说 那一下午她就没好好听课
那天回去 她又在骂我 骂我傻逼 我知道她是关心我 那段时间初三 数学在学新课 一贯上课不怎么认真记笔记的她为了我不缺课 好好听课好好写字 回家拍笔记给我看 到现在还是很感动

体育中考那天 她第一批我第二批考 在我别好号码牌的时候 她在楼上喊我 要我好好考试鼓励我及格 最后真的及格了 是唯一的一次
再后来体育课 她和我在树下聊天 有一次风很大 树叶吹在我的头上 她要我别动 很温柔的帮我拿掉 那一瞬间真的觉得世界都柔和起来

还有 每次过马路不管是有没有红绿灯的 因为我喜欢走路玩手机 再提醒没用的情况下 她都会牵我的手走过车潮 再三把我从飞驰的车流中拉回来 我想没有她我早就被车撞死了 因为我夜盲 晚上也会牵着我走路 一上车就会和我发qq聊 一直到我回家

她做了很多温柔的事 而我最受不了温柔的事

军训的时候我上学 虽然不让带手机 但她总是偷偷的上网给我发点消息 给我写了两段歌词 就像我军训的时候 因为做宣传工作写写稿子可以上网 就在qq上和他说【我想你了】

我俩不在同一个高中 而且距离差得很远 她住宿我走读 周末只有几个小时能聊天 见面的机会除了寒暑假也只有法定假日了 和我一样的 他也很怕我们就此感情淡漠
下周他们学校有爱心义卖 我可以去 但马上期中考了 我也没有时间去和她见面 她很想我 在短信里一遍又一遍的要我一定去参加活动 她在高中认识了个妹子 那个妹子知道我 她和妹子的关系不错 那个妹子却说【要不是大雨不和你一个学校 你恐怕不会想到我吧】【如果大雨跟你在一个学校 那你绝对下课就去大雨的班级 不管是什么距离 如果是一个班的话 那你们俩能排斥异己 一个学期下来谁都不认识】我听了很感动 也有点心疼那个妹子
我的事也很多 真的不能去见她 她曾经想我想哭 在梦中梦到我 我又何尝不是
她说她从学校回家 看到我军训的时候在手机上给她发我想你了的时候 她很幸福 因为她想的那个人在同一时刻也在想她 在那一瞬间 她泪目了 我也是

她在短信说 【不是没你不行就是非你不可】 在最后 她说她很期待下周能在她的学校见到我 我很心酸 因为我知道我不回去她也会很失望
六天不见我 我想她 她想我

我想我和她大概是超过cp却不到恋人的关系吧
缺席她的高中三年 不知道高考后还能否再见

说好的 高三毕业了 和她 两个人 乘飞机去台湾玩

就说到这吧 再写下去 我恐怕要哭的死去活来了

评论(1)

热度(3)